首页 > 爱在职场 > 第314章 这小子说的是假话_重生1983年

第314章 这小子说的是假话_重生1983年

爱喝葡萄酒 625万字 7751人读过 连载

半个钟之后,连续玩了四五盘,三人都输了分,只有潘大章赢了十几分。“开始以为你不会玩,想不到比老师傅都玩得溜,看走眼了。”郭冬新不服气地说。“我以前真的没玩过,大概是运气好,抓的牌好吧。”潘大章谦虚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最新章节:第988章 护花神医(2021-11-15)

第314章 这小子说的是假话_重生1983年章节阅读

半个钟之后,连续玩了四五盘,三人都输了分,只有潘大章赢了十几分。

“开始以为你不会玩,想不到比老师傅都玩得溜,看走眼了。”郭冬新不服气地说。

“我以前真的没玩过,大概是运气好,抓的牌好吧。”潘大章谦虚地说。

继续玩。

潘大章也开始做庄。

奇怪的是他竟然不会出错,而且每把都算得很准。

一个小时不到,三人的筹码都到了潘大章手里。

每人输了二毛钱。

出钱付给他,又重新分筹码。

三人都是每月有几十块工资拿的工人,几毛钱只是小数。

三人只是佩服潘大章的牌技。

不过也认为他今晚的手气好,几乎每把都能抓到好牌。

继续玩,半小时不到,三人二十张筹码牌又输完了。

接着又分了几次筹码。

最后都是潘大章赢了。

黄俊豪三人三个小时输了一块钱。

看时间上已是夜里十点,商量去外面吃夜宵。

隔壁韩祥源几个打麻将的也散场了。

一起去外面吃宵夜。

冈州市的街头也是随处可见摆夜宵摊的。

炒田螺,烤生蚝,煮薯粉条,以及各种火锅,应有尽有。

韩祥源:“你们打牌的输了有多少钱?”

“我们这里有三块钱,不过我也出一块钱,总共就有四块钱。”潘大章主动说。

大家只是凑凑热闹,消磨时间而已,我也不会贪那一点便宜的。

韩祥源:“想不到你们三个老油条竟然打牌都打不过一个新手,真的惭愧哦。”

“你韩镇长也不一定玩得过他。你们输赢有多少钱?”

“我们这边有六块钱,总共十块钱,要么我们去吃火锅吧。”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牛油锅底的香味。

前面就是一个大排挡。

韩祥源:“前面这家就不错,上次我请你们的黎干部就来这里吃过,不过我们八个人总共十块钱,可能不怎么够哦。”

潘大章:“大家相识一场就是缘分,大家尽管点,不够的钱我垫底。等下我来结账就行。”

“唉,怎么可以让你一个人出钱请客呢?大家AA制吧。”黄俊豪还是一样的真诚和忠厚。

潘大章:“黄哥不用客气,以后有空去铁珊笼矿,你们请我吃一餐就行。”

林石头还朝黄俊豪翻了翻白眼。

你这小子是不是傻,有人愿意出钱了,你还在这里吱吱喳喳的。

不管他怎样,先占个好位置再说。

他看见一张空桌子,快速走了过来,占了一张好的凳子。

“老板们请坐,想吃火锅还是煮粉?”一位扎着长辫子的姑娘笑意盈盈上前问道。

韩祥源:“我们吃火锅。”

他看了潘大章一眼,心想:即然是人家出钱多,自己就不该大包大揽。

还是把主动权让给小潘吧。

于是他说:“还是小潘来点吧。”

潘大章笑着说:“韩镇长你来点吧,没关系的,尽管点。其他师傅想吃什么都尽管点,今天我结账。”

吕伟标心内在嘀咕:“这潘大章不会是傻了吧,在这里打肿脸充胖子做什么,八个人当中难道就你最有钱么?看你年纪轻轻也不可能有多少钱吧?拿你父母给的钱在这里充阔佬,典型的败家子。”

长辫子姑娘把他们几人让到一张大桌坐下。

拿个小本子准备给他们点菜。

韩祥源:“小潘爽快,那我就点了。”

麻辣火锅料,牛肉羊肉,各种配菜。

吊龙、五花趾、对虾,炒田螺。

鲜青椒烤鱼、薄牛舌……

还有各种烤串。

潘大章:“再来一件啤酒吧。”

吕伟标:“小潘,你还会喝酒?”

潘大章:“我可以喝二小杯,吃火锅不喝酒,不尽兴呀,对不对?”

林石长:“对,对,今晚我好好跟你干一杯。”

潘大章:“明天还要考试哦,大家注意别喝醉了,不然影响明天考试。”

韩祥源坐到他的身边。

边涮火锅边聊天。

“小潘,你没有单位的,也不是车队特意安排过来学的,拿到驾照后,你准备自己买车?”

这年头十八岁有车开的,恐怕整个俞督县都找不到第二个。

“你韩镇长呢?”潘大章反问他一句。

“我们镇上有一辆吉普车,因为不会开,没有驾照只好丟给副镇长开。我不一样,大小也是个小干部,对不对?”

潘大章跟他干了一杯啤酒,涮了几块牛肉。

满嘴流香。

这年代的食物真的是纯生态天然的美食。

“我开店做生意的,自己会开车的话,以后去谈生意也方便,对不对?”

潘大章跟其他几人也碰了杯。

还真是巧合,前世曾经有交情,工作中接触的几个人都调进车队,在此相遇了。

“难怪小潘财大气粗的样子,原来是当老板的。小潘是在什么地方开店的,店里卖什么货物?”黄俊豪感兴趣的问道。

“俞督老农贸市场门口,我开了三间店,一间卖五金,自行车、缝纫机、电饭锅,一些小五金工具,还有电线灯泡线管什么的。

一间店卖电器,冰箱、洗衣机、电视。

另外一间正在装修地板,准备用来卖家具的。”

潘大章轻描淡写的介绍,让其余七人都听得呆了。

连坐在他们后面的两个时髦青年也听得眼睛一亮。

其中一个小胡子用手指指了指后面正在侃侃而谈的潘大章。

坐他对面的镶了两颗金牙的男子此时也听见了背后少年的话。

两人都为之一震。

这边几个人都在议论纷纷。

“小潘,你爸是万元户,不,十万元户?”

就算他爸是十万元户,也不可能把全部资金都支持儿子去做生意吧?

况且他还这么年轻。

对了,他肯定是把他爸开的店说成是他自己的店。

真是个典型的二世祖,败家子。

“我爸是铁珊笼矿的退休工人,刚刚上半年才退休,本来说我去顶替的,后来我中考成绩出来了,名列前茅,所以我就让我姐去顶替了。”

潘大章解释说。

我若是去了铁珊笼矿当工人,就跟你们早相识了。

韩祥源此时也是陷入迷糊中。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跟你说他开了三间商店,拥有了十万的财富。

而且一本正经,看不出一点虚假的成分。

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说的是真话,是事实。二是他天生的骗术高明,自小就练成了说谎话眼都不眨一下的本领。

潘大章看他们的神情,知道他们此时内心的想法。

“假如认为我说的是假话,考完驾照你们路过俞督的时候,去我店里看看就知道了。”

林石长:“小潘是大老板,那我们回去的时候,再去小潘店里,看看也好。再让小潘老板请我们去饭店吃餐饭也行。”

潘大章:“我后天要去冈州文联开三天会,15号还要去参加冈州地区举办的围棋竞赛。”

郭冬新:“小潘,你说冈州文联请你开文代会,你这句话就很虚了吧?能够参加文代会的人都是写文章很厉害的人。别说参加冈州文代会了,就是能够去参加俞督县文联的会都已经是很厉害了。还有你说参加冈州围棋竞赛,据说要上次在俞督文化馆举办的围棋竞赛中获得前三名的才有资格参加。”

刘平也说:“吕师傅,你们坑口那个采矿技术负任小阳据说获得了第二名,他应该有资格来参加这次的地区竞赛。”

吕伟标撇了潘大章一眼。

虽然他对他有一股天然的亲近感,但此时他也觉得这少年说谎的水平不错。

差点就被你忽悠了。

现在露出破绽出丑了吧?

“任小阳是获得第二名,潘古山矿一个邮局工获得第三名,而我比他们强,获得第一名。”

潘大章点头说:“钨业公司董老大,还特意去学校找我下围棋呢,你们矿团总支书记郭锡昆围棋也下得不错,可是他不是我的对手。”

韩祥源听他这样现,又似乎觉得他说的是真的。

因为今年刚调到铁珊笼矿当团总支的郭锡昆,他也认识,确实会下一手好围棋。

任小阳也确实是第二名。

坐在后面的两个时髦青年,听了潘大章的话,也在低声议论开了。

“你说他说的是真还是假的?”大金牙问小胡子。

“有水分,一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能够开三间店,我真的不肯相信。”

小胡子恶狠狠地说:“假如他说的是真的,我们兄弟就有活干了。狠狠敲他一笔,还愁会没有钱花?”

“是呀,差点给他忽悠了,他年纪这么小,怎么可能弄来这么多的钱。”

“嘘,低声一点,看他怎么吹?”

此时潘大章虽然跟韩祥源他们几个说着话,但是背后两人的议论声也清晰传进他的耳朵。

古人说的树大招风,祸从口出,真的一点都没错。

刚才说的话竟然引起了两个歹人的注意。

引贼注意可不是什么很好的事情。

潘大章对郭冬新说:“我写的诗在《名诗刊》、《星月》、《绿源》发表过,上几个月的事,小说在《江山文艺》连载,不信你可以去报刊亭买这几本杂志,诗刊上用的是我本名,小说用的是赤脚樵夫的笔名。别说地区文联,我看下次要去省文联,或者国家文联去开会了。”

“小潘还是诗人和作家?”郭冬新几个年轻人都震惊了。

吕伟标、吕显福、林石长三人是粗汉,平时不看书报,不知道会写诗歌小说的人是什么概念。

但是郭冬新他们知道,若是潘大章说的是真的,那么他绝对是俞督县的名人,不,是冈州地区的名人。

可是他又做生意又写诗写小说的,可能吗?

不远处就有一间书报亭,郭冬新决定去买来两本杂志验证一下,反正他平时也喜欢买杂志看。

“那里就有一间报刊亭,我去买几本杂志去。”他起身去买杂志。

潘大章懊悔地说:“唉,我跟你们说这些干嘛。”

因为他听见后面两个歹徒说:“这小子若真的是如他所说的那样有名气,那就说明他真的有钱。”

“那我们就狠狠敲他一记。”

“还要商量一下怎样出手。”

“别急,看那小子买回杂志,确认真假再说。”

潘大章听了他们的议论,还在暗自心想:这两只老鼠隐藏得够深的,雷庭风暴怎么就没有把他们扫干净呢?

想打我的主意,有种就来吧。

此时郭冬新来到了报刊亭。

“老板,有《江山文艺》么?”

“有,六角钱一本。”

“还有《名诗刊》、《星月》、《绿源》几本杂志么?”

“自己去找。”报亭老板因为有人买报纸,懒得理他。

所有杂志和报纸都摆在案板上,可以任意挑选。

潘大章在杂志堆上找到11月份的《名诗刊》,迫不及待翻了开来。

果然看见了潘大章的名字。

翻开《江山文艺》,确实有《陌生城市》小说连载。

还有一本《绿源》杂志,翻开了也看见了潘大章的作品。

一份《冈州日报》,上面有一篇《一颗诗星正在升起》的报道,上面写的就是潘大章的事迹。

两本杂志和一份报纸,花了他一块五角钱,让郭冬新肉疼了半天。

但是他满脸的兴奋和自豪。

我竟然跟一名诗人坐在一起吃宵夜,刚才还跟他玩牌。

是不是要找他签个名。

以后有机会找对象,这就是一件值得吹嘘的事情。

“小潘说的确实是真的。”回到宵夜摊,他把杂志丢在桌上。

黄俊豪手快抢到了一本《江山文艺》。

翻开找到了那篇《陌生城市》连载小说。

潘大章拿起那份报纸。

记者叫罗子君,看名字是个女性。

文章满篇充满想象,至于潘大章的真实年龄都弄错了。

把他说成是一个才华横溢的、饱读诗书,有作为的青年才俊。

来自基层有自己对生活的感悟……

根本没有提他还是一个中学生。

此时其他几人看了杂志上潘大章的名字,以及白纸黑字刊登在上面的诗句,和几万字的连载小说。

个个都惊呆了。

“这个小潘真的是名人,发表了这些作品,冈州市文联不笼络他,才是真正的失职。”

“刚才他说的话应该全部是真的,因为他犯不着跟我们吹牛。”

潘大章听见背后的两只“老鼠”也在窃议。

“哟,还是名人哦。”

“就证明他确实是有钱的。”

“捞一票是一票……”

两人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

直到潘大章一桌吃完了,他去跟长辫子姑娘结账了,离开了。

两人才结账离开,尾随着看见潘大章几人进了驾校招待所。

两人商量了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喜欢重生1983年请大家收藏:

推荐小说阅读 More+
  • 我靠做菜独宠后宫 楚鲤

    皇甫烈一听顿时来了兴趣,他身子向前倾,向台下问道:“怎么个调整法?”柳霜霜就知道皇甫烈会喜欢她这个提议的。“...

  • 戏精打脸日常 升麻

    没一会儿小厮回来,萧博文得知许婉婉是因为帮忙招待客人所以受委屈,心里更加心疼。他心里责怪叶秋没有主动护着...

  • 全能代课老师 烟雨任小生

    杨正东怔怔的挂断电话。心里无数的乱草纷飞,钟任这也太蹬鼻子上脸了。不过是让他给帮个忙而已,怎么还要报酬呢...

  • 大佬退休之后 油爆香菇

    T市,闹鬼的废弃宿舍楼。月上中天,英气大盛,正是魑魅魍魉、百鬼夜行之时。“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短发青年剑指...

  • 明末亲军锦衣卫 奔叔

    对于崇祯对赵兴这种接近无下限的回护,温体仁气的直哆嗦。别说了,按照你这么说下去,赵兴不但不能抄没家产,你还应...

  • 我的投资时代 桥上风景独好

    洋妞还想走过去说服父亲,被夏景行一把拉住胳膊。“算了算了,亏了多少钱,我全额兜底。”夏景行煞有其事的说道,“...

《第314章 这小子说的是假话_重生1983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文航文学社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第314章 这小子说的是假话_重生1983年》最新章节。